您的位置 首頁 宏觀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來源:微信公眾號lixunlei0722 9月份以來,美聯儲“動作”很大,到底是不是QE?在巨量超額準備金還存在的情況下,美國金融機構為何還會出現流動性緊張問題?本專題對美聯儲近期的操作進行了梳理分析。

來源:微信公眾號lixunlei0722

9月份以來,美聯儲“動作”很大,到底是不是QE?在巨量超額準備金還存在的情況下,美國金融機構為何還會出現流動性緊張問題?本專題對美聯儲近期的操作進行了梳理分析。

——49

1回購利率飆升,聯儲寬松再加碼。9月中旬,回購市場利率連續兩日飆升,超過聯儲管理目標區間。之后美聯儲不僅開啟隔夜正回購操作,還重啟擴表,大量投放流動性。

2為何聯儲動作大?重點不是QE,而是流動性!LIBOR-OIS利差以及TED利差逐步擴大,表明美元流動性早已凸顯。美聯儲縮表導致金融機構超額準備金縮水近五成,抵御風險能力弱化。而且金融監管趨嚴情況下,看似高企的超額準備金,其實能夠調用的并不多。再加上美債大量發行,一級交易商壓力升級。

3經濟仍在向下,聯儲寬松繼續。美國制造業PMI指數創新低,零售銷售一改增長勢頭轉負,全球經貿降溫下,經濟下行壓力大,十月降息概率仍超90%。為抵御風險,緩和流動性問題,美聯儲寬松仍會繼續,除了QE外,可能還會有新工具,如常設借貸便利以及收益率曲線管理等等。

1

回購利率飆升,聯儲寬松再加碼

2008年金融危機后,美聯儲逐步形成了以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為上限、隔夜逆回購利率(ON RRP)為下限的區間管理模式,以此來控制短端資金利率達到目標水平。但聯邦基金利率的上下限工具,均為美聯儲吸收資金的利率,對于輔助美聯儲加息有幫助,但對于降息則有局限。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展開全文

因而,今年以來常常出現聯邦基金有效利率、回購利率持續高于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的情況。9月16-17日,美國隔夜回購利率突然連續兩日暴漲,最高漲幅超600基點,創歷史新高,一度超過了美聯儲利率管理的目標區間。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為了有效管理聯邦基金利率,2019年9月17日,紐約聯儲宣布進行隔夜正回購操作,向市場投放流動性,以幫助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2%-2.25%的目標范圍之內。美聯儲的正回購操作主要與一級交易商進行交易,用作抵押的產品包括國債、機構債務以及機構MBS(抵押支持債券)。但9月24-26日,仍出現連續三日需求超過供給的情況,流動性緊張問題依然存在。

10月4日紐約聯儲宣布將隔夜正回購操作的期限從10月10日延長至11月4日,回購規模至少為750億美元,同時自10月7日起開展定期回購操作,回購規模至少為350億或450億美元。10月23日紐約聯儲進一步宣布將隔夜操作限額提高到至少1200億美元(此前750億美元),將定期回購操作延長至11月14日,并將10月24日-29日的定期回購操作限額提高到至少450億美元(此前350億美元)。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除此之外,美聯儲于10月11日宣布恢復擴表,自10月15開始重新購買國庫券,每月約600億美元,至少持續到明年二季度,以幫助銀行準備金維持或略超過9月初的水平。截止10月23日,美聯儲累計向市場凈投放了1283.5億美元流動性(累計操作了17946.1億美元)。

2

為何聯儲動作大?重點不是QE,而是流動性

我們從幾個關鍵指標來看,2015年底美聯儲逐步收緊貨幣政策以來,美元的流動性是趨于緊張的。

LIBOR-OIS利差是3個月期限的LIBOR與OIS(隔夜指數掉期利率)的差值。OIS是指將隔夜利率互換為若干固定利率的利率掉期,更接近無風險利率,因此用LIBOR-OIS利差可以反映市場資金緊張情況。如果利差擴大則表示主要銀行放貸意愿在下降,反之,則表示市場中的流動性相對較高。2008年金融危機時,LIBOR-OIS利差一路飆升,最高曾達到364bp。而自2015年底以來,LIBOR-OIS利差多次大幅走高,今年6月以來,即使在美聯儲降息的環境下,依然再度攀升,說明美元流動性是邊際趨緊的。

與此同時,TED利差也在不斷擴大。TED利差是3個月期限的LIBOR與美國國債收益率的差值,也是衡量流動性的指標之一,當TED利差擴大時,則顯示市場風險變高,資金流動性趨緊。自今年6月以來,TED利差也明顯走高。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美元為什么會出現流動性緊張的問題呢?主因或在于,美聯儲縮表導致金融機構的準備金規模大降,抵御市場風險的能力減弱了。自2017年10月開啟縮表以來,美國存款機構的準備金余額大幅縮減,截止2019年10月9日準備金余額由2014年8月最高峰的2.86萬億美元縮減至1.56萬億美元,下降了45%;超額準備金余額也從2014年9月最高峰的2.72萬億美元縮減至1.35萬億,下降了50%。準備金的大幅縮減,降低了金融機構對于流動性緊張狀況的抵御能力。

盡管總量上還有萬億以上的超額準備金,但實際可調用的空間可能并沒有那么大。一方面,美聯儲今年8月高級財務管理調查報告顯示,被調查的77家銀行認為最低準備金規模至少要超過6520億美元,占這些銀行全部準備金余額的一半以上;并且多數受訪者認為留存充足準備金很大程度是滿足日內支付,需要為潛在資金外流提供緩沖。

另一方面,08年以后,美國對于金融機構的監管其實是在趨嚴的,監管方面的各種要求也會構成限制。例如根據美聯儲最新規定,對超過1.242億美元的凈交易賬戶(除應收其他存款機構款項和現金外的交易賬戶)的準備金率不低于10%。除此之外,美國于2015年實施了LCR規則(流動性覆蓋率,即流動性資產儲備與未來30日的資金凈流出量的比率),要求銀行2015年的流動性覆蓋率不低于80%,2016年不低于90%,2017年起不低于100%。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此外,美國國債的大量發行,也沖擊著美元的流動性。隨著美國財政赤字不斷擴大,美國政府債務規模也不斷創歷史新高,截止2019年10月11日美國政府債務規模高達22.8萬億美元,占2018年名義GDP的111%。

而美國公開市場的一級交易商承擔著積極參與公開市場操作和國債拍賣的責任,自2018年以來,一級交易商持有的美國國債余額大幅攀升,從不足500億美元上升到最高接近2500億美元。所以一級交易商對資金的需求也在不斷增大,不得不大量涌入回購市場融資。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在存款準備金大幅縮減以及一級交易商資金緊缺的背景下,9月16-17日企業繳稅和國債支付,引發了美元的流動性緊張問題。為釋放流動性,紐約聯儲也不得不重啟回購操作,再度購買國債來向市場投放流動性。所以美聯儲近期的一系列操作,重點在于緩解金融機構的流動性問題,維持資金市場平穩,重點的確不是QE式的直接購買資產刺激經濟。

3

經濟仍在向下,聯儲寬松繼續

美國ISM制造業PMI創新低,生產端持續走弱。美國9月ISM制造業PMI下滑至47.8,創2009年6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已經連續2月落在枯榮線以下,尤其是新出口訂單下滑至41.0,創2009年3月以來新低;同時,9月ISM非制造業PMI也下滑至52.6,雖然仍在枯榮線之上,但是創2016年8月以來新低,顯示美國生產端在持續走弱。

美國零售銷售增速轉負,消費顯現走弱勢頭。9月美國零售銷售環比由正轉負,結束了過去6個月連續上漲的勢頭。而美國零售數據和國民經濟核算下的個人消費支出在趨勢上是一致的,占比將近70%的個人消費支出一旦走弱,那么美國當前相對穩健的經濟增速或難維持。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經濟下行壓力不減,美聯儲降息預期不改。根據CME最新數據,自10月18日起,美聯儲10月降息的概率一直在90%以上。此外,美聯儲的政策工具也有可能升級,比如美聯儲在19年6月會議紀要中曾提出常設回購便利工具,該工具有助于輔助利率區間,維持市場利率目標。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10月初再次強調不會采用負利率,但會考慮收益率曲線控制這一新工具。

當前歐洲、日本普遍實行負利率,央行們紛紛掀起降息潮,但對于疲弱的全球經濟來說杯水車薪,因為全球其實都面臨類似的問題,不缺錢,缺人花錢,而這是用貨幣政策解決不了的。

美聯儲的大動作:重點不在QE 而是流動性

風險提示:貿易問題;經濟下行;政策變動。

來源:金融界網站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今日頭條新聞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rtildjh.cn/4161.html

作者: admin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13000000000

在線咨詢: QQ交談

郵箱: [email protected]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 江苏快三计划网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锦鲤配资 捕鱼大富翁红包版app下载 70棋牌游戏中心辉煌 15选5开奖号码 一定牛福建快3开奖 九游棋牌游戏中心下 …? 山东十一运夺金网上购买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 广西快乐双彩工具 大学生兼职网上赚钱 贵阳微乐麻将下载苹果手机 福彩3d和值连线走势图 股票大额配资 彩库宝典香港正版资料